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十博体育入口 > 新闻中心

Lin Bay好油》荔枝输澳洲的真相 - 生活 - 中时新闻网

  加入日期:2021-08-20 23:12    点击量:5250

【爱传媒LinBay 好油专栏】有人提到澳洲荔枝的事情,既然有人提到我就来把这件事情讲明,要说品种流出的案例,这个才是一件经典的品种流出的案例,更是一件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情,实际上这么惨的事情,不明就理的还会觉得是一件好事,台湾农业好棒棒,而实际上根本莫名其妙,为了配合让长官能有曝光跟记者会,有些事情真的没有下限。

台湾官方这边从2014年就开始跟澳洲那边接洽,希望输出芭乐、荔枝、芒果等十多项品种的输出,但澳洲那边经过评估只对荔枝有兴趣,其他的则没有兴趣。

但这个案子在农委会内部其实是卡住的,因为你输出品种到澳洲去,对我们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名义上好像是一个国际合作,国际输出,但放长远来看品种流出甚至可能在国际市场跟你竞争也说不定,但澳洲那边也不是阿猫阿狗的国家,他要品种不会用偷的,而是希望正规的引入,正规的商业模式,所以希望的是正规的引入。

所以这个案子虽然有前面的部分,但上面不支持,所以进展很慢,但是在2016年大选结束后,这案子就猪羊变色了,马上这个案子就送了出去,在政党交替的留守内阁的时候在陈保基下台,陈志清当留守主委之间的1月29日,农试所就提出了相关的合作构想,然后发展迅速,7月6日就在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的见证下签了MOU。

澳洲为什么要这些荔枝品种?澳洲方面也讲的很清楚,他们希望反季节输出,输出回台湾。所以你不只送品种、送技术,还要变成被进攻型农业,让人家种了之后卖给你吗?

当然这些官员还是有良知的,所以最后在MOU上有要求由这个计划生产的荔枝被限制回销给台湾。然后我们就签了一个荔枝品种、技术输澳的MOU,这个MOU有什么特色呢?

一、我方将委请澳大利亚智财公司代为向澳大利亚政府申请植物品种权,所需费用由我方负担。申请植物品种权及品种专利等,由我方申请,我方负责费用,尚属合理。

二、我方将请澳大利亚之种苗繁殖公司担任进口商并负责种苗之繁殖与保管责任,所需费用由我方负担。这点说明了这个输出是我们主动的脚色,所以我们负担了相关的种苗费用。

三、我方将负担繁殖6个荔枝品种共计300株果苗之生产费用及输澳所需检疫处理和入境后检疫管理费用。

澳洲是世界上检疫最严格的国家,品种输入到澳洲枝条种苗须要经过边关2~3年的测试,确认无病毒虫害之后始得正式合法的输入,所以会衍生出相关的费用,这个部分也由我国负责,说明这很像是我们求他进品种,而不是它们主动希望想引进这个品种。

当然我们也如预期的出包,实际上106年1月13日输出过去的第一批苗木被检出咖啡木蠹蛾、叶藻斑病等。

四、由台湾端派遣人员进行辅导,费用由台湾端支付。

相关的技术输出,是由台湾端负责,费用也全部是台湾端支付,也就是看起来好像很棒的台澳合作,荔枝输出到澳洲非常有面子,而里子上都是台湾这边买单。

而澳洲要负责什么?

1.它们负责找愿意配合试种的农民跟苗场,找出最适合在澳洲生产的地方。2.管理澳洲农民,避免在未获台方同意下,品种被流出。

还有一个部分就是如果台方没有顺利在澳洲取得品种权或相关的保护,澳方要监督合作农民铲除相关的果树。

这个要求当然很好,但问题是只是一个MOU的效率,而不是合约的效力,如果真的发生这个情况,对方不愿意铲除,那农委会能打跨海的官司吗?如果他们未来想要回销给台湾的时候,一个MOU挡的住?

而我们在106年也派出了两位专家前往澳洲一位是专门研究荔枝的研究人员,一位是专门研究病虫害的研究人员。

而这六个品种的荔枝,在108年通过检疫,时任副主委的陈季骏还在10月21日到澳洲现场参加试种仪式。

农委会虽然说已经向澳洲智慧财产局申请品种保护,也取得临时性的保护,但以我看来在后面相当不乐观。

台湾农业相关单位缺乏国际农业操作是不争的事实,过去也曾经流出如木瓜台农1号、台农2号等到中南美洲,如今变成当地受欢迎的品种,而我国却没有太多好处,顶多只能看到mamao formosa。

这案子表面上好像是一个品种跟技术的输出,让人觉得台湾农业No.1,骨子里却是我们把技术、品种送过去给人家,后续的商业模式你也没一杯羹,试问如果真的在澳洲成立商业公司负责管理品种,农试所如何控制这个公司呢?有办法出钱在外国成立公司吗?

而且因为这个荔枝输出,还折损了一位优良的研究人员,负责荔枝输澳的农试所嘉义分所的研究人员张仁育,选择辞职离开这个公务机关,是什么委屈会让一个年轻的公务人员选择离职呢?

只有面子,没有里子,浪费公帑还折损一名优良的基层研究人员,这才是荔枝输澳的真相,这是一个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作者为知名评论人

照片来源:作者脸书截图。

●更多文章见作者脸书,经授权刊载。

●专栏文章,不代表i-Media 爱传媒立场。

(中时新闻网)